行業動態
當前位置:首頁 >> 德辰新聞 >> 行業動態
中國移動、華為5G研發勁頭足,頻譜戰略規劃待落實
作者:管理員 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
      最近一段時間內,5G火爆朋友圈,微信公眾號里誕生了近7000篇5G熱文,5G的百度指數也比過去一年的最高值翻了10倍有余。
      中國公司華為引爆了這場5G的輿論盛宴,其牽頭的Polar Code在11月17日被3GPP標準組織采納為5G的控制信道編碼方案。編碼和調制技術被視為無線通信領域的皇冠,中國公司首次在如此核心的標準領域取得話語權。
      緊隨其后,中國移動牽頭的5G系統系統設計也正式啟動標準化,該項目將在2017年底制定《5G系統總體架構及功能》及《5G系統基本流程》兩個基礎性標準。
      工信部則在11月20日邀請多家國內外運營商舉辦5G技術研發試驗第二階段規范發布會,并重申了“加強國際合作、推動5G形成全球統一標準”的愿景。

標準的博弈與妥協

      國外媒體對于11月14日至18日在美國里諾召開的3GPP會議幾乎沒有任何報道。即便是一個月之前高通牽頭的LDCP碼方案獲選,也未能引發媒體關注。一位外企公司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:“這次會議跟以往沒什么區別,雖然涉及到一些博弈,但更多是尋常的技術討論。最主要的意義,就是推動5G標準進程又向前邁了一步。”
      事實上,這是5G編碼方案的第二次較量。2016年10月14日,由高通牽頭的LDPC碼以多數投票勝出,戰勝Polar碼被采納為5G eMBB場景的數據信道長碼塊編碼方案。這次會議上,5G的短碼方案被留在11月14-18日的會議上討論,而控制信令以及URLLC場景、mMTC場景等方案則在未來討論。
      11月17日,Polar碼扳回一城,以多數選票當選為為短碼編碼方案。雖然Polar碼誕生時間較短,但據悉,采用Polar碼可以實現5G速率達到27Gbps,達到了5G峰值速率20Gbps的要求。
     “要把全球的標準組織聯合在一起推動統一標準,就得盡可能實現利益平分。”通信業知名公眾號5GNR介紹:“妥協、折中,一直是3GPP的哲學。”
      GNR舉例介紹,在去年立項的NB-IOT方案之初,華為、高通堅持的CIOT方案與愛立信、Intel提出的NB-LTE方案競爭激烈,而最終3GPP就對雙方進行折中,提出了NB-IOT方案。在保證雙方利益均分的前提下,3GPP統一了所有企業的力量,加速了NB-IOT的進程。
      對于傳統業務進入增長天花板的通信行業,NB-IOT被視為下一個藍海,據全球物聯網研究機構Machina Research的統計數據,2015年,全球運營商物聯網聯接數2.3億,給運營商貢獻市場約70億美元,這一數字在2020年將達到240億美元。一位華為工作人員介紹,到2020年,接入運營商網絡的物聯網設備占比有可能達到20%,而且占比還會繼續提升。對于推動NB-IOT的公司而言,盡早實現NB-IOT商用才是最重要的。
      如今,5G采納了LDPC、Polar兩種方案,同樣平衡了多方利益。對于參與5G標準博弈的企業而言,加速全球統一5G標準的落地,是所有博弈的前提。

技術領先、政策之后

     2014年以來,全球通信業增長緩慢,運營商、通信企業均寄希望5G扭轉通信業的頹勢。
      因此,在ITU定義5G時,除了延續傳統業務的eMBB場景,還規劃了URLLC、mMTC兩大場景,前者致力于大規模物聯網組網,后者則服務于需要超低時延的工業機器人、無人駕駛領域。事實上,這也是全球科技界視為“未來”的領域,通信業希望通過這兩種場景帶來新的收入,以改變運營商過去以往依賴用戶紅利的增長模式。
      當然,這也就意味著3GPP需要引入更多的參與者。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,在5G初期,通信行業向汽車、工業領域的主導企業推廣5G時,并未能吸引到足夠的投入。目前,諸如通用汽車等行業主導者已經加入3GPP組織,且積極參與標準制定,但相比于傳統通信公司而言并不能進入主流。
      只有足夠的利益才能吸引傳統行業接納5G,而這需要通信企業、3GPP在日后定義URLLC、mMTC場景時,向汽車、工業、醫療等行業予以足夠的妥協。而且,需要指出,汽車、工業領域是中國的弱勢環節,諸如華為等中國通信公司在這些場景的標準中,并非處于有利位置。
      當然,中國通信業在不斷成長,但“主導5G”尚言之過早。半年前的“美國商務部制裁中興”,當時,因為中國通信業的核心元器件都主要從美國進口,通信業被指形勢嚴峻。在一份華為的網絡安全報告中,華為介紹其產品70%的物料來自進口,且32%來自美國,以2012年為例,華為從美國公司的采購額達到57.2億美元。這一局面短期內無從改變。
      而如今,美國、歐洲政府對5G的扶持、重視程度絲毫不弱于中國。2016年7月,美國白宮宣布投資5億美元資助5G,并且吸引了接近20家公司在美國4座城市搭建5G測試平臺。同時,FCC(聯邦通信委員會)正式將24GHz頻譜用于5G,頻譜資源是無線通信最重要的資源。
      2016年9月,歐盟委員會公布了“5G for Europe”,宣布在年底前制定完整的5G部署路線圖,并且在2018年開始預商用5G,且要求成員國在2020年之前均要選取城市提供5G服務。而且,歐盟也明確在2016年底前提供多個頻段頻譜供測試用,且2017年前確定6GHz、毫米波等頻譜資源供5G使用。
      相比于歐盟、美國,中國在5G的研發工作并不落后,工信部很早成立了IMT-2020,且出臺了863、重大專項支持。但是,雖然工信部給出了“強化頻譜統籌”、“儲備不低于500MHz的頻譜資源”等承諾,但遺憾的是,目前我國尚無推出5G頻譜戰略規劃的跡象。而且,中國也尚未像美國、歐盟一樣出臺行動綱要。
      需要指出,頻譜資源一直是困擾我國通信業發展的政策問題之一,但這一問題始終在電信系、廣電系的政治博弈中被擱置,目前也沒有解決的跡象。

亚洲男人第一av网站_大胆欧美熟妇xx_2020精品国产福利观看